318国道川藏线 走过才有的感受

发表时间:2017-06-16 15:55:30  

 ——千里追凶擒贼记

作者:杞平生

 “川藏线318国道’隔山不同天,一天有四季’,被公认为是中国路况最险峻、通行难度最大的公路,这是一条世界上最让人向往的道路,每个到过这里的人都会将这里铭记一生。”我曾想去看看,去感受这传说中的险峻秀美,三天两夜,我走过这一次,也铭记一生。

2015年4月20日17时20分,巧家县金塘镇兴隆村下田坝社20号住户张某向巧家县公安局药山派出所报称:其停放在药山镇药山村纸厂社一户人家房屋后面的双健牌橘黄色普通二轮摩托车和姚某的银翔牌红色普通二轮摩托车被盗,价值10000余元。立案后,药山派出所从未终止过对此类侵财类案件的侦破工作,随着2017年打击“盗抢骗”专项行动的开展,药山派出所再次梳理未破案件。经侦查查明,该案系我辖区邓某云、王某顺、高某顶结伙所为,并于2017年4月9日将王某顺抓获归案,追回被盗赃物。为全面查清犯罪事实,药山派出所将王某顺、高某顶立为网上在逃人员进行追逃。

 2017年5月17日,西藏自治区洛隆县公安局传来消息,在逃人员邓某云已被他们抓获,现羁押在西藏自治区昌都市看守所,办案民警欣喜若狂,立即上网、査阅地图希望能早日将邓某云押解回来审讯。经过查阅确认西藏自治区洛隆县距离云南省巧家县1600多公里,往返就是3200多公里,仅有通成都汽车,且道路险峻、常年积雪、山势陡峭。民警激动的心情瞬间被压抑了下来,如此远的路程如何安全将嫌疑人押解回来是首要考虑的问题。经过多次商议,由于药山派出所辖区面积大、警力少、各项任务繁重,最终确定了由我和同事汪磊相对安全、路程最近的押解路线。

 5月17日17时,怀着对西藏美好的向往、对此次长途押解任务的担忧我和同事汪磊从派出所开车,按计划开启了这漫长的“旅途”。23时到底了昭通市火车站售票处,购买了最近的一班火车5月18日19时坐上了开往重庆的火车。5月20日12时30分,我和汪磊下火车真正感受重庆“出门五分钟,汗流两小时”的天气,美美的吃上一碗地道的酸辣粉,烈日炎炎我们又乘车赶往68公里外的江北机场,购买最近一班机票。由于昌都不通过火车,飞机每人一班,所以机票5月21日7时15分我们登上了飞往昌都邦达机场的航班。

经过五天的连续长途奔波,2017年5月21日10时许,我们到达西藏自治区昌都市。初到西藏,顾不上高原反应给身体带来的不适,立即联系昌都市公安局当晚便办理完移交手续,并商议了三天两夜如何押解,确定每四小时轮换,我们双手不离开嫌疑人保证安全,商议结束已经是22日凌晨2点多。22日7时,两位押解民警到达了昌都市看守所,昌都市公安局正式将邓某云移交给两位押解民警。嫌疑人邓某云低着头说:“我知道这天迟早会来的…..”我和同事汪磊在昌都市看守所再三检查约束邓某云的手铐脚镣后,徒步押解邓某云到达了200米外的客运站,坐上了川藏线318国道昌都至成都的长途客运汽车。22日16时左右,到了出藏的第一座大山矮拉山,按先前商量的方案,我们轮流看守,我总算可以抽点时间,用“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盯着嫌疑人)看看这险峻秀美、弯急坡陡的风景。突然,车内乘客惊声尖叫,车辆左右大幅度摇晃了五、六次,我和同事汪磊第一反应是一人一只手紧紧抓住嫌疑人邓某云的两条胳膊,我们当时想的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和嫌疑人在一起。车辆摇晃后停了下来,我从窗外一看发现,公路外侧的深不见底的悬崖,在看司机面色惨白,双手紧抱方向盘,我不禁顿时背脊发凉,手心发汗,心里默默的说了几句谢天谢地啊,长舒了一口气。大巴车另一正在休息的驾驶员喊了两声,驾车驾驶员才反应过来,换着继续驾车前行。为安抚嫌疑人邓某云的情绪,我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对嫌疑人说:“给吓到了?”邓某云说的是:“没有,你们警察在的嘛!”当时,我和同事汪磊都无语了,不知道怎么理解他说的这几话。扭头看着窗外山顶上的雪,似乎是苍白的。

收拾心情,继续出发……天黑了,同样的道路看不见车外情况,心中似乎多了一份安全感。

川藏线是进藏的主要通道,时常堵车,加之连续两天的大雪,27日23时,大巴车终于开进了成都汽车客运站,下车之时同事汪磊摇着头苦笑着说:“脚踏大地真好,踏实。”我说:“第一天矮拉山、第二天雀儿山、第三天二郎山,三天翻越三座海拔4000米的大山,我俩真强!”同事汪磊长叹了一声:“走吧,火车站,19公里外的火车站……”出了客运站的门才发现,此客运站门外漆黑一片,所以旅客都有人来接,除了我们仨。不一会就只有我们仨站在那客运站门口刺眼的一盏路灯下,半个小时过去了没有打到一辆车,同事汪磊掏出手机用“滴滴”打车软件好不容易叫来了一辆车,看见嫌疑人手上戴着的手铐拒载;多次尝试,终于打到了一辆出租车,到达了成都火车站。火车票是28日凌晨2点的,凌晨1点我们到达车站派出所办理相关手续后,到候车室等待,期间我和同事汪磊不知看了多少次时间。终于到凌晨2点了,谁知广播火车晚点1小时,听到这个消息,同事汪磊蹭的站了起来,用手使劲拍了两下头,向门口走了两步停了下来,摇摇头又走了回来做到了嫌疑人的旁边,继续拉着嫌疑人邓某云的胳膊。看到这个90后的兄弟布满血丝的双眼,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说:“三座大山都翻了,还怕这一小时,坚持,回家的路近了。”“咔嚓、咔嚓…..”火车开动了, 90后的汪磊说:“12个小时后我们就到昭通了,16小时后人送到看守所后要好好的吃一顿,补一补这翻山越岭消耗的体力。”我从他脸上看到了期待的笑,也期待着这一顿大餐。28日15时,火车停在了昭通火车站,我们坐上了我们派出所的警车,心里顿时踏实了很多。在车上,嫌疑人邓某云终于说话了:“我的一念之差,跟你们带来了如此多的麻烦,看到你们这样辛苦,我进去以后一定好好改造,早点出来照顾我60多岁的父母亲。”

“终于可以松口气……”嫌疑人邓某云送进巧家县看守所后汪磊大声的喊了一句,我也长叹了一口气。从看守所出来已经5月28日20时了,民警紧绷的神经也松了下来,我对同事汪磊说:“走,西藏之行顺利回家,吃大餐压压惊。”刚一上到车上,这个90后的兄弟就响起了鼾声,我感觉这鼾声是如才悦耳动听……

“吃大餐了!”

“不吃,我要睡觉!”

 我们终于踏实的睡个觉了……

318国道川藏线,走过这一次,铭记一生。

在全社会脱贫攻坚的战役中,打击“盗抢骗”这类极易让老百姓已脱贫至返贫、未脱贫更贫困的侵财类的案件,我们仍将不畏艰难困苦、不计成本,为的是守护一方安宁,为的是履行自己的职责。

主编:陈元云     责任编辑:李丽娟

特别声明:昭通日报社所属媒体昭通日报、昭通新闻网、昭通日报微信公众号(ID:hdwk2158200)、掌上昭通APP等平台的所有内容,以及本网中特有的图形、标志、页面风格、编排方式,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复制、转载、发布,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联系电话:0870-2128964 1364967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