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诛金记》(节选)

发表时间:2017-05-23 16:15:49  

樊健军

金矿发现的那个秋天,我依旧无比憎恨我爹朱耷。那个秋天天蓝云白,野菊灿黄,所有颜色都比黄金纯净,这样的天气很适宜憎恨一个人。我有十个理由憎恨朱耷,每个理由都是一粒响当当的铜豌豆。我将铜豌豆一粒一粒掷在铁砧上,铁匠朱耷光着膀子,舞着八磅锤,我的铜豌豆又石又镚,捶不扁也砸不烂。他愤怒地将八磅锤扔出铁匠铺,一只在场地上徜徉的蜥蜴遭遇飞来横祸,丢下一截蓝色的断尾仓皇逃走了。

我的第一粒铜豌豆就是朱耷不该用金豌豆砸女人。听水门村几个碎嘴的老人说,朱耷是个败家子,我爷爷朱铁是个守财奴。朱铁一生聚敛了无数金砖金瓦和无数细碎的金颗粒金末儿。他用从景德镇贩来的白瓷小酒盅和本地生产的红泥小炭炉,将金砖金瓦金颗粒金末儿熬成一粒粒金豌豆,每粒金豌豆都刻上朱铁的名字。这些金豌豆被他秘藏在一间石室里,石室四壁都是花岗岩,石头与石头之间铆着公母榫,地板是整块的花岗岩,蚂蚁都休想钻进去。石室里有几口铁皮箱,箱子里齐齐整整码放着朱铁的老婆朱吴氏亲手量身剪裁的棉布袋,棉布袋不大不小,刚巧装得下一百粒金豌豆。那些装有金豌豆的棉布袋,就像粮仓里的老鼠,一只只胖乎乎肥嘟嘟的。石室只有一个不足两尺宽的狗洞,狗洞封了一扇铁皮门,门上有把铜锁,铜锁只有一把钥匙,钥匙系在朱铁的腰间,穿钥匙的牛筋绾了个死结,谁也拆不开。朱铁无论吃饭还是睡觉都不会解下钥匙,开门时必须趴在狗洞前的地板上,将腰抵住小铁门,才能勉强打开铜锁。朱耷要想从石室里拿到金豌豆比从老虎嘴里拔牙还困难,可他的确拿到了刻有朱铁名字的黄灿灿的金豌豆。

朱耷不是个傻瓜,绕过朱铁跪倒在我的曾奶奶朱陈氏膝下,他是朱陈氏的掌上明珠,朱陈氏早年不孕,拜观音求秘方,年过四十才产下朱铁一根独苗,原本寄希望于我奶奶朱吴氏繁茂门庭,可朱吴氏生过几胎都是女丁,男丁只有朱耷一个。

朱耷向朱陈氏磕了几个响头说,奶奶,我要用金豌豆给您娶个孙媳妇,给您生一大堆孙子孙女。

朱铁被迫屈曲肥胖的身体,一次次趴在地板上,将金豌豆从狗洞里掏出来,恭恭敬敬呈给朱陈氏,朱陈氏将金豌豆放在朱耷的掌心说,我只要孙子,不要孙女。

朱耷捏着装有金豌豆的棉布袋屁颠屁颠跑去村口,村口有棵上了年岁的白果树,虬枝盘曲。每个上了年岁的村庄都有一棵象征性的大树,根系就像村子里的人一辈辈往后繁衍,根系越细小辈份越低微。朱家是水门村的主根,张姓是侧根,其他人都是细瘦的根系。朱耷爬上树,藏在枝叶深处,见有女人经过偷偷朝她丢一粒金豌豆。女人挨了砸张嘴就要骂人,前后左右扫一圈没见着人,不知该骂谁。继续低头走路,猛然瞥见泥地上一粒金黄,捡起来放在嘴里咬一口,是粒金豌豆,上面刻着朱铁的名字。女人多咬几口,将朱铁的名字咬成几颗犬牙印,认不得了,才将金豌豆藏进贴身的衣袋,不声不响走了。一个女人捡到金豌豆偷偷说与了自家姐妹,七小姑八小姨,都说是鬼送财,很多女人有事没事都爱往白果树下跑,希望遇上那个施财的善鬼。朱耷将朱铁聚敛的金豌豆扔干净了,仍旧没有找到一个女人做老婆。我咒骂他是头蠢驴,别说娶一个老婆,就是娶一百个老婆,也花不掉一棉布袋金豌豆。他将我害惨了,我本来有希望继承朱铁的遗产,黄灿灿的金豌豆偏让他当石头扔掉了。

第二粒铜豌豆就是朱耷不该娶朱樊氏做他的老婆。朱耷都打了二十八年光棍,还在乎后面的几十年,何况朱樊氏并不是个美人,大手大脚,膀圆腰阔,一脸黑芝麻,说话像个土匪,粗声粗气。吃相更不雅观,每顿三海碗,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一身气力能当牛使唤,一次犁得完半亩地,能扛两百斤重的木头,能挑两扇磨豆腐的石磨。朱耷比朱樊氏瘦了半个身子,矮了半个脑袋,饭量和气力都敌不过人家。朱耷的手心攥着最后一粒金豌豆,扔还是不扔,他的手在哆嗦,额头在冒汗,金豌豆滑腻腻的,险些像鱼一样溜走了。

朱樊氏挑了两口新凿的给猪当食槽用的石槽,放下挑子在白果树下歇脚。她挥着袖子擦了一把汗,朱耷没敢将金豌豆扔下去。她以手当扇扇了扇风,他还是没敢将金豌豆扔下去。她歇息了一会儿,汗收了,气匀了,弓下腰将扁担搁到肩膀上。朱耷见她要走就着慌了,最后一粒金豌豆从指缝间漏出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她的额头上。朱樊氏攒足了劲头对付石挑子,金豌豆刚巧砸下来,将她憋着的一口气噗嗤一声砸泄了。

她被砸恼火了,抄起扁担找寻肇事者,转了两圈没找着人,猛抬头发现在白果树叶中间缩头缩脑的朱耷,她在内心咧嘴乐了。她认得他,扬起扁担吓唬说,谁屋里的崽,是我上树去,还是你下地来?

朱耷瞧见扁担两只手哆嗦,嘴也跟着哆嗦,说,我……我给你扔金豌豆,我不骗你,金豌豆就落在你脚边。

她正眼不瞧地上说,谁稀罕你的金豌豆。

他委屈得哭上了鼻子说,你别上树来,我……我也不下去。

他在树上抹眼泪,她就嗖嗖爬上树,捉住他的脚掌拽一把,他跌进了她怀里,再扔一下,他一个狗吃屎趴在地上。他顾不上疼痛,爬起身没命似的奔逃,没逃几步远又让她捉住了,夹在腋下,挟到朱府大门前扔在朱铁脚下。

朱樊氏说,朱耷调戏姑娘我,还用金豌豆砸了我一个青包,您当爹的得主持公道。

朱铁瞧了瞧她额头上的包块,眨巴几下眼睛没吃透她的话,问,你要我怎么主持公道?

她说,要么……要么让我砸朱耷一扁担。

朱铁瞧瞧她的扁担不说话,朱耷在地上哭开了说,爹,您别让她用扁担砸我,她砸我一扁担您儿子就没命了。

朱耷没了命,朱铁就断子绝孙了。朱铁比朱耷还紧张,问,要么……要么怎样?

朱樊氏忸忸怩怩地说,要么……要么让我喊您一声爹。

朱铁才松了口气说,姑娘早说呀,你差点将爹的命吓没了。

第三粒铜豌豆就是朱耷不该从朱樊氏肚子里鼓捣下我大哥朱大手。他鼓捣下朱大手也就罢了,还给他鼓捣那么一双手,手掌比蒲葵扇还宽阔。别人扇一巴掌顶多赶走一只蚊子,朱大手扇一巴掌,刮起来的风能把一头牛吹跑。朱耷给朱大手一双大手也就罢了,还将祖传的打铁手艺传给他,传给他打铁的手艺还不算,还将铁匠铺也传给了他。可在朱大手跟前我只有装哑巴,什么也不敢说,他若是发怒了扇我一巴掌,估计我的脑袋会飞到月亮上去。

第四粒铜豌豆就是朱耷不该生下朱铁头。他有个朱大手该知足了,偏偏又生了个朱铁头。朱铁头生就生了吧,还给他生了那么大个脑袋,比我的脑袋大三四倍。虽然我没瞅见他哪儿聪明,可人家都说大脑瓜聪明,我就不能不憎恨朱耷了。

第五粒铜豌豆就是朱耷不该戳弄下大鼻子朱鼻。一个大鼻子搁在脸中央并不见得有多美观,可终究有个骄傲的大鼻子,哪像我细胳膊细腿,窄脸薄嘴唇。况且朱鼻的大鼻子特别灵敏,哪儿有好吃的,隔个十里八村都闻得到。我恨不得割下他的大鼻子来下酒。

第六粒铜豌豆就是朱耷不该让朱樊氏奶下大耳朵朱耳。朱耳有双招风耳,比猪耳朵还阔绰。耳朵宽好听声,有谁说了他的坏话,他立马就知道了。就算说的是梦话,也一样漏不掉。一个人难免会说别人坏话,可说朱耳的坏话得多长几颗脑袋,一不留神就会被他拧下一颗。

第七粒铜豌豆就是朱耷不该继续折腾朱樊氏,瞎折腾一番也就罢了,硬生生又折腾出来个朱小眼。朱小眼是小眼睛,小眼睛不好看,可小眼睛聚光,骨碌碌转得飞快,眼珠子活络的人鬼点子多,眼睛转一圈一个鬼点子,转一圈又一个鬼点子,让人防不胜防。我总结过这辈子让我吃亏最多的两个人,一个是朱耷,另一个就是朱小眼。

朱耷是根独苗,朱樊氏一下子给他添了五个男丁,本该心满意足了。朱耷很委屈,我想住手啊,可老子朱铁不答应。朱耷只有在朱樊氏那一亩两分地上继续耕作,她虽然是块纵横辽阔水草丰茂的沃土,可毕竟架不住轮番轰炸,地寡了草瘦了,产下的是个赔钱货,取名朱眉。

这是我憎恨朱耷的第八粒铜豌豆。朱耷赔钱本来不关我什么事,可仔细琢磨起来他赔的钱中有我的一份,如果他不赔钱给她,我将来有可能就多分得朱耷一些遗产。况且朱眉这女人不像五个哥哥,也不像朱耷和朱樊氏,她皮肤白净,身材魔鬼,两弯柳叶眉搭配一双大眼睛,一笑一颦,村里的男人多半因她失过魂。

第九粒铜豌豆就是朱耷不该顺手牵羊将我牵到人间来。他有了五个儿子一个女儿,再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不少。他何必把我弄到人间来遭罪受难,纯粹同我过不去,我上辈子挖了他家祖坟。我没理由不憎恨他。那会儿村里的人都饿得面黄肌瘦,挑不了粪桶握不住锄头,干农活的力气都得向别人乞讨。朱耷和朱樊氏竟然有劲道干那种事儿,既然干都干上了,就该尽力干,偏偏又怜惜气力,偷工减料马虎了事。我从朱樊氏肚子里钻出来时就像只老鼠,身子瘦小,獐头鼠目,贼鼻贼耳,手掌比不过朱大手,脑袋比不过朱铁头,鼻子比不过朱鼻,耳朵比不过朱耳,朱小眼的眼睛倒是同我的眼睛一般大,可我的小眼睛没他的灵活贼亮,更别说朱眉的两弯柳叶眉。我怀疑我是朱耷半只精虫变的,或者仅仅浪费了一条精虫尾巴,所以朱耷很后悔,给我安上了朱尾的名字。而且我这尾巴是兔子尾巴,总也长不长。

第十粒铜豌豆是冲着朱眉去的,我憎恨朱耷没将我造成个女孩。他将我弄成只小老鼠不恨他,我的手掌没朱大手的阔不恨他,甚至我的小眼睛没有朱小眼的贼溜也不恨他。虽然我是他同朱樊氏娱乐的副产品,也不怪罪他,那年月村里的夜生活太单调,他不干这事儿就没事可干。我咒恨他没将我生成个女孩。他本来就将我造得马虎,干脆马虎到底,少造那么一点儿岂不更省事?我要是女孩,哪怕没有长得朱眉那样妖媚,脸上撒满黑芝麻,也心甘情愿。我要是个女孩,朱眉长得再怎么妖贱,也绝不会让她骚过我。我要未嫁就先生个私生子,我要嫁了人就偷男养汉,把男人们袋里的金豌豆一粒粒洗劫干净。叫他们心甘情愿把金豌豆扔进老娘的裤裆里来。我要羞臊死他,看他朱耷拿什么敢去白果树上砸女人。

作者简介:

樊健军,江西修水人,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五届高研班学员,江西省文联滕王阁文学院特聘作家。在《人民文学》《当代》《小说界》《天涯》等杂志发表小说,并入选多种小说选刊。出版有长篇小说《诛金记》《桃花痒》、小说集《空房子》《行善记》《有花出售》《水门世相》等,曾获江西省优秀长篇小说奖,第二届《飞天》十年文学奖,第二届林语堂文学奖(小说),首届《星火》优秀小说奖,入选加拿大列治文公共图书馆最受欢迎的中文小说名单。

 

评论家语

小说借百年家族财富梦的传奇,让连天接地的风俗道统和惊心动魄的人性真相对撞糅合,人物群像复杂而个性鲜明,历史脉络和意蕴层面均丰繁有致。世情历历,欲海汤汤。在深重的忧患、强烈的批判以及耐心的体察之下,畸变如废石堆累但正行如真金恒在。

——《人民文学》主编 施战军

小说以“我”为视角,深刻揭示黄金的历史发展进程的本质,以批判的态度描写黄金在转化成财富过程中与现实生活的畸型关系,从而表现人性在掌握自己命运的苦难历程。

——文学评论家 张陵

樊健军的《诛金记》采用具有现代意义的叙述视角,多方位多层次展现了当下社会人们的精神心态,那些被金钱和欲望折磨得心理变态的人们,在小说中可笑可怜。作家的语言富有弹性,叙述细腻而又旷达,内涵超越故事层面具有象征意味。

——文学评论家 王干

这是一个黄金打造的寓言世界,孤独的灵魂在这里狂欢,裂变、异化、不安在多重隐喻中步步紧逼。如何剔除那些杂质部分,寻找自我的位置,实现自我救赎,始终是个难解的迷局。

——作家 徐则臣

主编:陈元云     责任编辑:张宗健

特别声明:昭通日报社所属媒体昭通日报、昭通新闻网、昭通日报微信公众号(ID:hdwk2158200)、掌上昭通APP等平台的所有内容,以及本网中特有的图形、标志、页面风格、编排方式,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复制、转载、发布,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联系电话:0870-2128964 1364967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