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相遇
328260
首页> 文化昭通>文学
美丽的相遇
发表时间:2017-11-15 09:47:19

◆李兴

 

我对昭通卫校,应该说是现在的昭通卫生职业学院,有一份特殊的感情。

2015年8月,在我生命的第43个年头,我和昭通卫校——这所在昭通有着悠久历史和良好声誉的学校相遇了。我出生乡间,从没有奢求过走出大山。现在,我在昭通卫校有一个小小的岗位,不能不说是命运垂青。我对曾经在我心里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昭通卫校,有一种“恨不相逢未嫁时”的感觉。昭通卫校于我,在过去是一个不可企及的遥远的梦。

时光回溯到二十七年前的某个夜晚,我的堂兄拿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到我家来展示。在煤油灯暗淡的映照下,我总觉得他的昭通卫校录取通知书比我的师范学校录取通知书更闪亮、更耀眼。我对昭通卫校是十分渴慕的,但我的学习不如堂兄用功,以至没有信心冲击中专志愿,因此,报个师范学校。那晚我自欺欺人地高谈我未来的教师职业是如何圣洁、高尚。第二天我清楚的记得,我在家人的护送下背着行李来到县城——我读师范的地方;而我的堂兄,被家人隆重地送上开往昭通的大客车,他在车窗里挥手时的微笑是那样的自信。我隐约觉得,堂兄求学的地方更远,城市更大,视野更广阔,他的前路,一定比我更长更远;他的未来,也一定比我的更广阔更灿烂。

事实毫不留情地证实了我当初的预想。虽然我和堂兄关系如初,他还写信告诉我他在卫校的学习及生活,他文字间对他所学习的有关人体奥秘、人体解剖的叙述让我对卫校更加神往。他当然也略显羡慕地夸赞过我的选择,但当我联想到毕业以后他穿着白大褂的样子和我“孩子王”的形象时,我心里缺少起码的底气。职业无贵贱,虽然我知道我们都在为人民服务;选择即命运,我和堂兄的人生差际遇将因职业不同而区别明显。造化是捉弄人的,毕业后,我在边远的乡村小学就业,而堂兄分在县城的某卫生单位。我在乡下努力拼搏,自考中文专科,自考中文本科,一次次想冲破命运的藩篱试图改变命运时,堂兄的事业顺风顺水升任部门领导了。我参加县城岗位招聘,成功获取县直学校一个岗位时,堂兄已是那个单位的副职了。我们在县城的街道上为数极少的不期而遇,堂兄总是因事务繁多而匆匆告别,现实的差距生硬地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今天,当我流离辗转到昭通卫校时,我的堂兄,已是县城卫生单位的一把手。我虽然有了离开教师行业的机会并且已在其他单位干了两年,但是,事非所愿,当我发现我在那里找寻不到我的梦想时,我毅然转身,归去来兮,回归我最初选择的职业。造化是捉弄人的,当我出现在我神往了半生的学校时,却是以教师的身份。时光不可逆转,我也不可能穿越到曾经的青春年少,也不可能再在这所学校接受教育因而改写人生。

卫校,在神往你的岁月里,不能拥有你,是命;在拥有了你的日子里,你已不能再承载我年轻时的神往,也是命。那么,是否命中就注定我要和卫校有那么一次美丽的相遇呢?是否,造物者有意在我平凡的生命里,让卫校在我必经的某一段路上,等我!是否,在我幸运的宿命里,注定会有一列叫做昭通卫校的专列将我遇见并捎带我一段长路!命运真的是捉弄人的。我和卫校,相见恨晚,恨不相逢未嫁时;我和卫校,相逢是缘,牵手便是一生!

此刻,窗外阳光朗照,松柏树里栖息的黄莺儿“唧唧,啾啾”……时而振翅跃起,时而潜伏枝间;时而三五欢悦,时而独自长鸣,它们的叫声汇聚成一曲起伏跌宕、低回婉转的乐章。我隐隐感觉到我和卫校这份迟来的遇见潜藏着造物者对我太多的眷顾。我,正值中年,前路更远;学校,六十华诞,风华正茂。我,正在从困惑中走向清醒,从思虑中走向理智,从汲取中走向成熟;学校,正积六十年发展之经验,承六十年发展之积淀,实现办学规模办学层次办学质量的新跨越,正乘职业教育东风实现新的起航,新的腾飞!

我和昭通卫校,既已缘定今生,牵手便是永远!

上一篇雨中的大河

热新闻

掌上昭通APP下载

@昭通日报微信

热评论